珠海种发哪个医院好

2017-11-18 10:55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广东哪家医院植发好,广州碧盛莲植发医院,广州毛发种植手术费用,广州毛发种植医院哪家好,头发移植要花多少钱,中山市毛发种植机构,fue毛发移植技术,广州植眉哪间医院好,肇庆市种植睫毛机构,哪家医院治疗脱发比较好

  原标题:我还“杀了警察”,云南越狱案主犯庭上供词让所有人都懵了

  11月16日上午云南在押涉毒人员张林苍越狱一案,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未料,约半小时以后,情况突然发生变化。庭审进行到法庭调查阶段,法官就起诉书指控事实进行核实,被告人张林苍突然称自己在越狱期间“还杀了人,是个警察”。

  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张林苍的辩护律师彭泽回忆说,开庭前,曾与张林苍有过几次短暂接触,他从未透露“杀人”信息。

  法官随后宣布休庭,案件将退回重新侦查。对于该案庭审受此影响将延期至何时,另一位辩护律师耿国平表示:“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算补充侦查,因为有了新的犯罪事实,需要退回去重新侦查。这个过程有时候长达一年,也有可能几个月,侦查清楚了就起诉,侦查不清楚就要继续侦查。”

  深一度记者对相关信息进行检索,未发现5月2日至10日张林苍外逃期间有警察牺牲或失踪的公开报道,随后记者致电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对相关情况不掌握。

  

  庭上的一切都很平静。一直到半小时以后,庭审进行到法庭调查阶段,法官就起诉书指控事实进行核实。张林苍宣称自己在越狱期间“还杀了人,是个警察”。

  张林苍的家人回忆说,现场所有人都懵了。法官随后宣布休庭,案件将退回重新侦查。

  “我们今天来之前,心里面就是这样想的,越狱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法律肯定会给公正的判决。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子。”张林苍的姨妈高女士介绍说,他们14日收到法院的开庭通知,16日上午 15位亲属从各地赶来,张林苍的父母、妻子等6名家人进入了庭审现场,其他亲属则在法庭外等待审理结果。

  高女士一直在法院外面,上午10点半左右,她看见张林苍的父母和律师等人从法院出来,随后得知侄子张林苍在法庭上说了杀人的事情。

  “谁也没有预料到他说出这些话,我们都被吓到了。”这个意外事件让家属懵了。高女士坦言,现在家里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怎么办也办不了,能怎么办啊。”

  从法院出来以后,张林苍的母亲一直忍不住流着眼泪,情绪特别低落。因为心理压力太大,张林苍的父母没有回老家,暂时去了昆明的大儿子家。“张林苍越狱,他们就快崩溃了。今天出了这件事,我们就劝说他们先在昆明休息几天,毕竟一家人在一起,要好一点。”

  至少到目前,亲属并不相信张林苍所说的杀人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侄子心里怎么想的,家里面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

  张林苍的辩护律师彭泽称,开庭之前,曾与张林苍有过几次短暂接触,他从未透露“杀人”信息。对于张林苍今日在庭上表现,辩方也感觉意外。

  另一位辩护律师耿国平回忆说,上午开庭时张林苍供述自己在脱逃期间杀了一个警察,当时法庭“全场愕然”。辩护人提出“基于对案件、法律和张林苍本人负责,应当休庭或中止审理”,法庭采纳了其意见。 

  耿国平透露,张林苍被抓时随身物品里有一件“警察的衣服”。深一度记者注意到,5月份张林苍被抓获时不少媒体报道中提到其背包中有一件“保安服”。针对这一说法上的不同,耿国平表示“保安服和警服除了标识以外看上去差不多”,他所掌握的一份“扣押物品清单”中的提法是“警式制服”。 

  深一度记者对相关信息进行检索,未发现5月2日至10日张林苍外逃期间有警察牺牲或失踪的公开报道,随后记者致电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对相关情况不掌握。

  

  深一度此前详细报道过张林苍越狱事件。

  张林苍现年28岁,云南省曲靖市马龙县人。2016年10月25日,张林苍因运输毒品罪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7年1月18日,张林苍被押往云南省第一监狱服刑。

  云南省司法厅通报,2017年5月2日上午8时20分,云南省第一监狱七监区在押罪犯张林苍擅离劳动现场,趁驾驶员下车等候装货之机,强行驾驶一辆130型福田牌货车,冲破监狱隔离网和施工用的临时栅栏门后脱逃,并把货车丢弃在距监狱2公里处的虹桥路附近。 

  深一度记者调查得知,张林苍在七监区外抢车,撞破隔离网,然后左转快速行驶到监狱南侧临时启用的大门,通过后上到金瓦路,沿着金瓦路向西南方向行驶,左转至虹桥路,最后弃车逃走。

  5月3日,云南省公安厅发布A级通缉令,悬赏10万缉拿张林苍。

  张林苍的父亲张永富说,张林苍初中以后去江西当了武警,当兵是张林苍自己的意愿。五年以后复员回家,回家后先是和父亲一起跑运输,但因为危险而且难赚钱不久就不干了。

  “后来他投资了20多万元,在马龙县城开了家KTV,但最后亏本,11万就转了。差不多在2015年9月,他就离家出走了。”张父告诉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一直到被警方拘捕,张林苍都杳无音信,“我们打电话也不接,他也没和家里联系过”。

  5月10日上午9时10分,逃脱8天的张林苍在小街镇李官村委会小药灵山被抓。追捕中,张林苍试图逃跑,武警开枪将其击伤。

  

  张林苍越狱被捕以后,张林苍父亲张永富委托了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耿国平、彭泽两位律师在张林苍涉嫌脱逃罪案件中担任张林苍的辩护人为张林苍进行辩护。

  同时,为了弄清张林苍脱逃的原因和运输毒品案件的隐情,张林苍的父亲同时委托了耿国平、彭泽两位律师针对张林苍运输毒品罪案件提起了申诉。

  “家属方面了解的不多,是有疑问的,才委托我们申请再审。”彭泽律师说,家属的诉求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运输毒品罪能够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以及再审,给家属和社会一个清楚的交代。二是越狱脱逃案件能够公开审理,让张林苍得到公平公正的判决。

  深一度此前的报道,家人对张林苍运输毒品知之甚少。张永富曾回忆说,2016年的一天有警察来到家,告知了张林苍因为涉嫌贩毒被拘留,并出示了拘留的通知书和逮捕的通知书,此时家人才知道张林苍因涉嫌贩毒被警方拘捕。

  深一度记者了解到,在民警抓获经过及现场的笔录中记载,2016年2月23日,民警在昆明市鸣泉收费站公开查缉,13时许,发现一辆无牌照黑色比亚迪越野车从收费站内侧车道驶出,民警便驾车对该车进行跟踪。

  当天14时许,黑色比亚迪行驶到了佳路达酒店停车场。几分钟后,民警发现一名穿着黑色上衣的男子从车上下来,身上背着一个棕色挎包入住了该酒店1808房间。

  20分钟后,民警与酒店服务员联系,打开了1808房门。民警在房间内抓获了张林苍,在房间内的床上发现了一个棕色挎包,从挎包内查获了外用黑色塑料袋内用黄色胶带包裹的毒品甲基苯丙胺(冰毒)可疑物一份。当场,张林苍向警方交代了其包内携带毒品的事实。

  判决书显示,查获的毒品是净重1280克的甲基苯丙胺。警方将鉴定结果告知张林苍后,张林苍在鉴定意见书上签字后拒绝捺印,但未提出重新鉴定或者补充鉴定;其中,张林苍的尿样检测结果呈甲基苯丙胺阳性。

  庭审中张林苍当庭翻供,称自己不知道运输的是毒品。

  2016年10月25日,昆明中院判决张林苍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查获的毒品甲基苯丙胺1280克予以没收。

  2017年1月18日,张林苍被押往云南省第一监狱服刑。

  

  逃亡八天以后。5月10日上午九点十分,越狱逃犯张林苍在云南省嵩明县小药灵山落网。

  小药灵山,位于昆明市和马龙县之间,在昆明东北方向约70公里,而距离张林苍的老家曲靖市马龙县马过河镇何家村约50公里。从云南省第一监狱出发,前往马过河镇,嵩明小街镇附近区域是必经之路,走山路的话,从这里到马过河镇只有30多公里。

  被捕以后,网上公开过一段张林苍和武警战士对话的视频。张林苍称越狱的初衷是为了回家看看女儿,然后报仇。在和武警官兵的对话中,他多次提及自己贩毒是被他人冤枉,而越狱是为了去缅甸报仇。 

  作为一名父亲,张林苍自贩毒被捕以后,一直没有见过两岁的女儿,一心惦记着女儿的张林苍越狱以后决定先回一趟家。“本来我想直接去缅甸的,但是我还是想见见我的女儿,万一过去回不来了。” 

  “我这辈子算是完了,本来我想回家看看我女儿,报了我的仇,我就去自首了。”坐在警车上,铐着手铐的张林苍对身旁的一位武警战士有些无奈地叙述着,神情落寞。

  随后武警部队的领导查看他的伤势,要求卫生员进行包扎时,张林苍似乎回忆起了自己曾经是武警战士的经历,感慨地说:首长,我以前也是个好兵。”

  “我只是一时糊涂,心生邪念。”张林苍:“本来这次我想回家看看女儿,我一定要报我的仇。他们害了我,害了我一辈子。”至于他所说的他们是谁,目前还不知晓。

  张林苍自称,自己当年运输毒品是被人所害,越狱是为了去报仇。 在视频最后,张林苍有些绝望的说:“我怎么可能会运输毒品,我被人害了。  

  来源:深一度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桂强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汕尾市毛发种植中心

山西内陆广州哪个医院头发移植好

视频/ 3000个毛囊植发的价格
新晋界汕头市毛发种植机构